北京动感强鹰健身服务中心

后维权时代的网贷投资人

时间:2019-01-09 01:47:07 作者:今日新闻 来源:网络整理

不知不觉中,雷潮已经过去了六个月。在这六个月中,维权一直是很多投资人最关心的一个话题,随着时间的推移,投资人在维权过程中,心态、方式、甚至维权的对象都发生了变化。在这些变化的推动下,或主动或被动,很多投资人都进入了新的维权阶段。

这个新的维权阶段,我们姑且称为“后维权时代”吧。

01

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唐小僧的投资人老王,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唐小僧的最新信息了。在6个月前,他曾通过一切渠道了解唐小僧的情况。

老王说,他也知道唐小僧这种高息方式并不靠谱,但想着有朋友在唐小僧工作,自己能获得内部一手信息,总不至于被骗。唐小僧爆雷后,他也懵了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,老王尝试过很多方法,咨询律师、在网上查、与自媒体交流、问朋友这些他都做了,但所了解到的信息非常有限。

在长期不知道唐小僧事件进展的情况下,老王觉得回款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“其实我也是贪,知道这个不靠谱还投,总侥幸的觉得自己不是最后一棒,没想到最后还是栽了,现在觉得能钱能回来50%就算不错了。”老王苦笑着对我们说。

同为唐小僧投资人的小静,因在维权过程中遭到了难友的“背叛”,而感到心灰意冷,逐渐放弃维权。

小静今年“踩雷”了有融网和唐小僧,这两家平台她都去过现场维权。在有融网的现场,一位投资人代表在和平台的谈判过程中,却要求平台先兑付她的本金,事后,该投资人虽多次在群里解释自己只是拿了一万的大病救助,但小静却不再相信。她说:“在知道被自己人背叛的那一刻,觉得非常寒心,感觉维权更是看不到希望。”

目前,小静已经退了很多维权群,因为她觉得这些群都是些无意义的争吵和讨论,作用并不大。“现在最重要的是努力赚钱,弥补损失,维权我可耗不起了。”小静无奈地的说道。

小静、老王的故事并非个例,随着时间的推移,很多以前每天刷成百上千条的维权群已经渐渐变得沉寂。偶尔有一条信息弹出,也多半是支付宝领红包的小广告,与维权有关的,大概就是二维码里占了个“维”字。

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维权战争中,很多人拖不起,熬不住,已经悄然退出了战场。

02

面对高昂的维权成本,一些投资人不得不改变策略,尝试低门槛低成本的维权方式。

草根投资某维权群群主老周,又在他的群里发布了一连串的“作业”,这是8月草根出事以来,他每天都坚持的事情。

草根投资出事后,虽然不断有投资人去现场了解情况,但对很多无法到现场的投资人而言,“做作业”或许是他们唯一能坚持的维权办法。草根投资的“作业内容”有两种:一种是“网投”,通过各大政府网站的留言区投诉;一种是“电投”,向金融办、信访局等相关政府部门进行电话投诉。

有些群友会把他们投诉的截图发在群里,供大家参考文案,也有群友会把自己“电投”的录音放在群里。听过录音的群友,往往会在群里指责相关机构之间相互推诿,不负责任。

老周称,他们每天这么坚持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相关部门对草根投资事件的关注,让其介入,推动维权进展,实现早日兑付。虽然每天有很多群友坚持投诉,但收效甚微。

为了引发更多关注,老周又创建了个草根投资弱势群体交流群,打算集结一些类似于残障、重病、单亲妈妈等弱势群体出借人,通过残联和妇联向上面反映情况,表达诉求。“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,万一有用呢,总要试试嘛。”他最后这么跟我们说。

有融网的某维权群群主大刘,目前主要在干两件事情,一是呼吁群友给公安部、信访局寄送举报材料,二是倡导大家报案。他把举报材料的样本和报案倡议书发在群文件中,并告知群友可以将报案委托书和举报材料邮寄给他,他可以在现场帮助大家报案,递交材料。

P2P情报局从杭州公安局西湖分局处了解到,目前有融网尚未立案,暂不会接收异地投资人的报案委托书和举报材料。

但大刘认为,能去现场的群友都是少数,他将大家的资料收集起来,在谈判的过程中能够代表更多群友的意愿,也更有说服力。同理,大家给相关部门寄送的材料,积累的多了,上面自然也会重视。

如今,能坚持在现场维权的投资人毕竟是少数,更多人选择通过举报电话、网络投诉、社交平台转发等方式表达诉求,进行“二线维权”。多数情况下,这种“二线维权”效果并不理想,但仍有不少投资人还在坚持,“为了自己的辛苦钱,什么方法都要尝试”有融网维权群里的一位群友这样说道。

在这场异常惨烈的维权战争中,维权的“阵地”似乎正在发生转移。

03

一心求战,敌人却避而不战,这恐怕是最为苦闷的。于是,维权的投资人不得不四处“树敌”。

在平台刚出问题时,很多平台实控人、高管,成了投资人维权的首要目标。而在现在,除了这些人之外,投资人维权的对象又多了很多。